新闻资讯

news center

油价持续高位!巴斯夫、赢创、朗盛、索尔维、优美壳等欧洲化工业巨头将何去何从?

派耳|红油脂|PARR|高温脂|氟素脂|铁霸  发布时间:2022-04-01 00:00:00  阅读次数:831
进入4月,俄乌冲突已经超过一个月,随着欧美等对俄罗斯制裁的升级,手握丰富油气产量的俄罗斯再次拿出能源“大棒”反制。普京上周向俄罗斯央行和联邦政府下令,要求他们开发一种机制,强制“不友好国家”使用卢布购买天然气。3月28日,德国副总理兼经济部长哈贝克表示,七国集团成员国拒绝俄这一要求。俄罗斯则明确回应,如果不友好国家拒绝用卢布支付购买费用,俄罗斯将不会免费供应天然气。此言一出。欧洲化工业面临停牌危险。


能源冲击让欧洲化工阴霾密布
俄乌形势对能源的冲击持续恶化,让欧洲化工的春天阴霾密布。据相关统计数据显示,截至2021年,俄罗斯的天然气消费量占西欧的40%,能源供应中断将会扼住化工发电等欧洲诸多企业的咽喉欧洲是仅次于中国的全球化工行业重要的生产基地,2022年欧盟27国在化工品生产耗能方面,天然气的用量占比为35.6%。目前,欧洲主要的化工园区主要集中在德国、荷兰和比利时这三个国家,欧洲各国对俄罗斯天然气的依赖程度中,德国的依赖度为39%,德国包括巴斯夫、拜耳、汉高、林德、赢创、科思创、朗盛、瓦克等化工企业;荷兰的化工企业包括帝斯曼、阿克苏诺贝尔,利安德巴塞尔等;比利时的化工企业包括索尔维,优美科等。


根据VCI的数据,德国的化学和制药行业消耗了该国约15%的天然气,是所有工业部门中最高的。其中,27%作为为原材料,73%用于生产蒸汽和电力。

3月30日,德国宣布对可能出现的天然气供应紧急情况发出“早期预警”,称此举旨在应对俄罗斯天然气供应随时可能中断的风险。

对此,全球最大化工企业德国巴斯夫警告称,如果将向德国路德维希港基地供应的天然气减少至当前需求的一半以下,将导致全球最大的化工生产基地运营完全停止。

巴斯夫表示,天然气作为原材料或能源(在德国)没有替代品,天然气短缺将导致其没有足够的能源用于化学生产过程,并且缺乏制造产品的关键原材料。如果对工业客户实施天然气供应限制,德国的化学工业可能会被迫减产。

 

巴斯夫3月29日表示,在欧洲,其购买的六成天然气用于生产所需的能源——蒸汽和电力;剩余的40%被用作生产基础化学品,这些化学品为几乎所有工业部门提供广泛的产品。而且天然气短期内在化工生产中无法被替代。

巴斯夫在声明中称,如果要大幅减少向巴斯夫供应天然气量,将不得不削减关键基础化学品和下游产品的生产。结果将是所有下游客户都将受到影响。以合成氨为例。巴斯夫用天然气生产氨,如果氨的生产受到限制,农业可获得的肥料将减少,进而导致粮食产量下降。这将给已经非常紧张的市场带来额外压力。

多家化工巨头发出涨价预警
受俄乌局势影响,3月31日,欧洲天然气价格上涨,每1000立方米超过1450美元。受此影响,目前欧洲已有多家化工巨头发出涨价预警3月11日,世界最大的PMMA生产商罗姆化学(原赢创德固赛)二度上调欧洲地区MMA及和其他甲基丙烯酸酯单体产品的价格,涨幅为450欧元/吨,此前该企业已于2月28日上调过MMA等产品的价格;3月11日,盛禧奥同样上调了MMA的售价,涨幅在550欧元/吨。同时,盛禧奥还更正了此前对于PS、ABS等苯乙烯产品的涨价公告,根据公司最新的公告显示,3月GPPS、HIPS、ABS和SAN的合约价将上调350欧元/吨,PC将上调500欧元/吨


3月10日,特种聚合物巨头科腾宣布4月1日期上调所有苯乙烯嵌段共聚物的售价,涨幅为440美元/吨。该公司表示,此次价格上涨是由近期原材料、能源和物流成本的大幅上涨推动的,鉴于欧洲的天然气成本空前上涨,科腾法国工厂生产的聚合物将征收额外的能源附加费。

天然气廉价时代一去不返
好消息是,目前俄罗斯和欧洲主要国家的商谈似乎有了转机。按照德国联邦政府发言人赫伯施特莱特的说法,俄罗斯总统普京已向朔尔茨承诺:“对于欧洲的合同伙伴来说,一切都不会改变。”当地时间3月31日,意大利总理德拉吉确认,向俄罗斯购买的天然气将以欧元和美元进行支付,而将外汇转换成卢布是俄罗斯的内政。据称,欧洲的合同方可以继续用欧元支付,并像往常一样将资金转给俄罗斯天然气工业银行,但结算银行(俄天然气工业银行)会主动将所收到的欧元换成卢布。


但是,有一点可以肯定,对于欧洲而言,廉价的俄罗斯天然气不会再回来了。

近期,欧盟多国明确表示,将努力使其能源来源多元化,年内就要减少购买2/3的俄罗斯天然气。但这似乎并非易事。

德国副总理兼经济部长罗伯特·哈贝克谈到,德国正在迅速减少对俄罗斯能源进口的依赖,并在石油和煤炭方面取得明显进展。预计今年年中,德国从俄罗斯进口的石油可以减半,到年底可独立于俄罗斯石油。未来几周,德国对俄罗斯煤炭的依赖将从50%下降到25%左右。到秋天德国将有可能独立于俄罗斯硬煤

但天然气方面,要摆脱对俄罗斯的依赖仍然十分困难。目前不可能对俄罗斯天然气实施禁运。近几个月来,德国通过其他途径购买的天然气,已经把对俄罗斯天然气的依赖降至40%。通过节省天然气消耗,包括用燃煤电厂取代燃气电厂等,可以“到年底将俄罗斯的天然气份额减少到30%左右”。对于德国来说,目前最大的问题在于没有可以接收液化天然气的港口,而新建这样的设施至少需要3-5年的时间。至少到2024年年中,德国才有可能将俄罗斯天然气的消费量减少到10%左右,即在很大程度上独立于俄罗斯天然气。

中国化工行业将受影响
据公开数据,在当前130多种关键基础化工材料中,我国32%的品种仍为空白,52%的品种仍依赖进口,少了重要原料意味着化工企业在原料荒的情况下无法进行正常生产。也就是说,外资化工龙头们的集体“断货”影响的不止是他们的下游客户,更是整条化工产业链乃至衍生产业链的企业运作。另外在物流运输方面,由于疫情以及地缘政治众多地区开始关闭港口,运费在一夜之间暴涨5倍,外贸企业以及采购高端原材料的企业可谓是迎来了晴天霹雳。


另一方面,截止22年3月我国煤炭价格与欧洲/中东天然气价格比值创下近十年新低,我国煤化工竞争力增强。例如甲醇方面,我国使用的煤头路线相较欧洲及中东天然气工艺成本优势明显;尿素方面,在进口价格高企背景下,我国国内尿素价格有望提升;醋酸方面,欧洲与中东地区醋酸成本上涨明显。


  • 上一条:全球能源巨头齐警告:油价或在未来数年居高不下 这将给润滑油行业带来哪些影响?
  • 下一条:“三桶油”将接盘壳牌在俄罗斯“萨哈林-2”项目中的股份?壳牌逐步退出在俄投资计划
  • Copyright © 威海派耳环保科技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 

    keywords:派耳 派耳 红油脂 红油脂